媒体支持
联系我们

高磊(销售经理)
展会咨询QQ: 406399893
手机: 15902189851

首页 新闻中心

新冠疫情来了,救命药却断了?

新冠疫情防控带来了物流和人员流动的阻隔,而这对艾滋病人来说,是新的难题。艾滋病目前无法治愈,一旦感染必须终身服用抗病毒药物。断药,会引发一系列不良后果,对艾滋病疫情的防控是巨大的考验。

所幸,126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防中心发布了《关于保障异地滞留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免费抗病毒治疗药品的通知》。本市也快速响应,出台了相关政策的落实方案。市区两级疾控中心紧密配合下,一个个暖心的借药故事发生了。

01隔离期一再顺延,无法出门取药

“还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解除隔离!”小艾的心情沉到谷底,自己手中赖以生存的药已经不够了。

小艾是一名HIV感染者,每天需要按时服用多种抗病毒药物,抑制体内的病毒,维持自身的免疫功能。过完春节,小艾从外地返工至上海崇明岛。

虽然随身多带了一点药物,但没想到由于同事们返工日期不一致,困在宿舍居家隔离的时间不再是固定的14天,解除隔离的日期被一次次延后。小艾带来的药物转眼就要见底了。

HIV药物非常特殊,不能在市面药店上买到,只能到治疗关系所在地的定点医院每隔三个月免费取药,三月之期是每个HIV感染者头上悬着的利剑,断药之后引发的耐药性、免疫功能受损、更换处方甚至要自费购药的后果都是小艾难以承受的。

自身免疫力低下,身处隔离区,没有药物的支持,小艾感到恐慌和煎熬,而相比断药更让他恐惧的是隐私的暴露:“我不敢想象公司的人知道我是艾滋病感染者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得知这一情况后,崇明区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根据本市的工作部署,将小艾的随访在治证明、身份证明和原治疗机构联系方式上报给上海市疾控中心。215日,救命的药物快递到了小艾的手上。

 

02寒假延期了,药也用完了

身处断药困境的远不止小艾一人,在老家过年的大学生小博心乱如麻。远在上海的学校发来了延迟开学的通知,可小博随身的药物只够一个寒假。

眼见着药物就要吃没了,怎么办?!

小博试着向自己的的随访医生——浦东新区疾控中心的金医生求助。

金医生马上给出了解决方案:“你先与居住地抗病毒治疗单位联系,回头我们出具一份工作联系函给到对方,先在那边借药服用,千万不能断药!”

通过与上海市疾控中心和市公卫临床中心的联系,一封载着希望的工作联系函发到了小博老家所在地的随访治疗机构,小博终于拿到了药物。

一个月后,借的药已耗尽。仍然滞留在老家的小博又打来了求助电话,这次,随访医生帮忙联系了上海市疾控中心,直接把药物寄给了小博。

 

03连药名都不清楚怎么办?

艾滋病药物治疗方案因人而异,不同药品搭配下来,对疾控医生的协调能力也是不小的挑战。

前些天,闵行区疾控中心接到了滞留原籍感染者小明的求助电话,发现小明身边竟只剩半天的药量了。

然而,小明不记得自己的用药方案,只知道是黄色三角形和白色小圆形的药片。

-“药盒还在吗?”疾控随访医生着急地问道。

-“不在了,被我丢了。瓶子上的商标也被我撕掉了。”

只知道药物的颜色和形状,不知道制药公司等信息,是没有办法知道感染者服用的到底是哪个方案的,搞错方案会达不到预期的治疗效果,还可能引起感染者的副反应和耐药性。

虽然时间十分紧急,随访医生也只能请小明再等一等,随即联系上海市疾控中心和市公卫临床中心,调出了小明最近一次的用药方案。

闵行区疾控中心再三与小明原籍的疾控中心沟通,小明终于在第二天拿到了自己的药物。

为了让受疫情防控影响的艾滋病人摆脱断药危机,上海做了很多努力。来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

126   市、区两级疾控中心和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共同组建疫情防控期间艾滋病抗病毒药物保障应对工作机制,并落实专人负责特殊时期的抗病毒治疗工作。

市疾控中心还组织各区疾控中心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动排摸辖区内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情况,实时掌握在本市接受隔离措施的感染者和病人名单,并及时跟进后续服务。

 

127   上海市疾控中心和市公卫临床中心共同制定了针对“外地来沪”和“上海滞留外地”等群体的两个借药流程,并向社会公示。

与此同时,本市迅速开展对艾滋病咨询热线工作人员的培训,并对在接受隔离处置并有特殊困难的感染者和病人,提供代配药和药品快递服务。

在借药工作中,充分发动上海青艾等社会组织熟悉艾滋病服务人群的优势,协助疾控机构核对相关信息,并组织志愿者在市公卫临床中心现场协助借药对象完成挂号、门诊取药、办理本市或异地寄药服务等工作。

截至312日,本市为共计258名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提供借药服务。其中31名为本市在治感染者和病人,227名为来自包括湖北在内的21个外省市感染者和病人。258名借药对象中,61名正在接受居家隔离,市疾控中心组织志愿者提供代配药和快递寄药服务。

注:文中病人名字均为化名。